光泽网gz0599.cn
光泽网 网站首页 锦绣光泽 光泽文萃 查看内容

为了明天的留住过去——光泽杨孟龄民俗馆小记

2016-10-24 15:34| 发布者: wuyiren| 查看: 1436| 评论: 0

摘要: 当我们从杉关回到光泽城关,已是1997年2月3日晚上7点多钟。天已经很黑了,下着小雨,团县委小张带我们钻进一条黑黑的小胡同,一拐弯,又是一条胡同,走几步,“就是这里了。” 很普通的对开扇门,门楣上左右各挂一 ...

 

当我们从杉关回到光泽城关,已是199723日晚上7点多钟。天已经很黑了,下着小雨,团县委小张带我们钻进一条黑黑的小胡同,一拐弯,又是一条胡同,走几步,“就是这里了。”

很普通的对开扇门,门楣上左右各挂一个小灯笼,柔和的红光照亮了一块长条形的木匾,黑底金字:“杨孟龄民俗馆”。敲门进去,是一间小门厅,几位男女迎了上来。小张刚说明来意,我们马上遇到一片欢迎的盛情。  

呵,好秀气的一座古典宅院:这宅院,坐落于光泽城关中山街22号,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现在是杨家私宅。高高的砖砌围墙环抱,庭院错落着花卉山石,玲珑葱茏;二层木结构楼房,前有走廊连通,三面围绕天井,有楼阁突出犹如半悬;因为各房内、走廊都亮着灯,映出了那栏杆、门窗上下的木雕花格,棂条空处添加了连环套、牡丹、莲花、葵花等等。总起来看,可谓建筑精美,环境清幽,民俗馆办在这里真是再好不过。

进门迎面一块大牌子犹如照壁,上有《光泽县杨孟龄民俗馆前言》:“屋主杨孟龄一家,嗜好民俗文物收藏,搜集晚清以来的家具、服饰、陶瓷、书画、钱币与砖、木、石雕等作品。种类颇多,古色古香,展示民间传统文化之艺术。以丰富社会生活为宗旨,杨氏自筹资金,业经县人民政府批准,将本宅辟作民间民俗馆。……”

是屋主也是馆长的杨孟龄,高个儿,花白头发,上身穿一件黑皮夹克,很帅气。他家本居湖北,抗战时避难光泽,买下了这座房子,从此“反认他乡是故乡”了。他的父母早年留过洋,他自己原先也做着江西农学院的教师;“文革”一结束他就调回光泽,仍然做农业工作。长年在乡间野地里跑,杨孟龄得以搜集到众多的民俗文物,家里原本就琳琅可观的民俗收藏愈加丰富起来。按理,他完全可以以收藏和研究自娱,欢度很不错的晚年;可是他偏偏在年近六旬的时候,却立下志愿,要献出自家的居处和收藏,私人来创办民俗展览馆大约是1992年罢,杨孟龄提前退了休,1993年正式递了报告,和贴心的老伴开始了创办民俗馆的艰难历程。且不说申办审批之难,单说整理房子、展品配套,就不知花去多少功夫、多少钱!

很大的一座楼,本来一家安居、其乐融融。可是杨孟龄却将它全部腾空,辟为一个个的展室,老俩口却“龟缩”在一间小屋子里,让独生儿子去住门厅旁的侧室。为了整修展室,杨孟龄先后贴进了多少年的积蓄3万多元。为了得到一块有价值的大石碑,他自己出钱雇车雇人,再叫上儿子和文静的女婿,开到远远的公路边,起出石碑,装车,运回来,再卸车,“杭哟杭哟、杭哟杭哟”地扛进来;天井和庭院里散放着的那10余个几百斤重的石柱础,也是这样一个一个地扛回来的。有的民俗文物,在老乡家里,扔在墙角猪圈里也没人理睬,你一说要买,淳朴点的,念老杨那么大岁数,甚至可能就送给他了;那狡猾一点的,张口就是天价,能气死个人!怎么办?你想要,你就又得赔上许多好话、还有鞋钱。

“您图的是什么啊!”我问道。

杨孟龄微笑了:“我受父母的影响很深;我早年就想做一个游历家,看遍世界风土人情。后来知道做不到了,我就把兴趣转到民俗上来了,逐渐搜集了很多的文物。”

 我发现他很爱说“人各有志”。他的“志”是什么?也许就正如《前言》所说:“这里是群众业余活动的场所,让人们领略浓郁民俗风情,增长知识,获得娱乐和休息。”  

“这里是民间收藏家学术交流的园地,提供各界朋友鉴赏联谊机会,保护历史遗产,促进文明建设。”

杨孟龄民俗馆的展示场地主要在二楼。从南边楼梯口开始,先参观走廊上的陶瓷展橱,接着依次进入卧房家具展室(1)、清代厅堂展室、卧房家具展室(2);出来又参观另一边走廊上的钱币展柜和服饰杂具展橱,再进入家具展室。下楼以后到天井,那里竖着石碑、排列着石柱础,穿过去是后厅,后厅一侧摆放着一座大花轿。我才稍稍转了一圈,便觉得一股浓浓的闽北风情,扑面而来。  

天井里的《洪济义仓碑》,说的是晚清时期,政治腐败,义仓(由南宋朱熹倡导,丰年储粮以舒民间灾年之急,亦称社仓)名存实亡,光泽全县仅余一座洪济仓。光绪二十年(1894年),地方官新增仓规10则,申明严禁营私舞弊。宣统三年(1911年),官府又特地刻了这块碑,申明此意。杨孟龄所以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把它从公路边挖回来,原来正是因为这内容能让今人“以史为鉴”!

而最能显示民俗馆特色的,当属杨孟龄收藏的卧房家具了。据说,世界上林林总总的各类民俗文化,大致可以分为石民俗文化、水民俗文化和繁衍民俗文化。光泽位于武夷山区,这个地区盛产杉木,光泽古来别称“杉城”,连关隘都称“杉关”,光泽及其周边一带的民俗文化,则因此别为一种“杉木民俗文化”。换句话说,从光泽一带的木制生活器皿及其制作上,你能由此发现这一区域的民俗文化特色。

杨孟龄收藏最多的清式卧房家具,“由架子床、四件柜、衣箱、梳妆台、靠背椅等配制成套,承袭明代以来的形制而加以发展,造型上强调稳定厚重的气度;制作手段汇集雕、嵌、描、绘、堆漆、剔犀等高超技艺,锼镂雕刻巧夺天工;装饰内容大量采用隐喻丰富的吉祥瑞庆题材和喜闻乐见的历史人物故事及神话传说,反映人们的生活愿望和幸福追求。”

在我看来,这“技艺”、“装饰”、“反映”云云,又当以架子床最为典型。馆里展出的三张架子床,猛一看,全都像一间间的小屋(罩上布蚊帐就更封闭了);正面的床楣连着左右床撑饰板上,镂刻的内容计有:“二十四孝”故事图,龙凤呈祥图,金童玉女图,福禄寿三星图,松竹梅兰图,鱼莲图(寓意富贵有余、连年有余),松鼠葡萄图(象征多子多福),凤穿牡丹图(以花鸟之王象征富贵荣华);又或者刻一只蝙蝠在寿星头仰侧(寓意福在眼前),或者刻一个儿童嬉玩盒内鹌鹑(寓意四季平安)……

这些精雕细刻的图案,全都髹红描金、满眼金碧辉煌。搁在屋子里,保证是最抢眼、最中心、最隆重的所在。我在一叠声惊叹旧日工匠的技艺和想象力之余,不能不深切地感觉到,在旧时代,这个样子的架子床,才是成年人真正的私人领地:它承载着传宗接代,承载着床第之欢,承载着习俗传续,承载着祝祷希求……

听闽北的老乡说,过去的婚礼上,有一项重要的仪式叫做“坐床”。连带着新婚夫妇所坐床沿的那一根横木,也最好是用梢头双分丫的杉木做成,寓“并蒂合欢”之意。好家伙,一张架子床,承载着或者说显示的意义是这样的多而重大,简直就是旧时代的一部浓缩的风俗史,心灵史,难怪要做得那么沉重。再对照今天深山里很多人家卧室中,大抵都改用了“席梦思”了。你会更深刻地感觉到,无论从“文化”的哪一个层次来讲,如今的变化有多么大。

我们虽然很晚才离去,虽然只细看了500多件展品中的一小部分,但其中的每一件,都或多或少地显示了自身所沉淀的那时候的闽北人的生活状态,闽北人的民间信仰,闽北人的价值取向。就说那一张黑漆杉木椅罢,就因为靠背中央私刻了一条盘旋金龙(按“礼”民间是不可以有的),结了婚的妇女就都爱去坐一坐,以求生个男孩——生个“龙种”。啊,如果没有了这些民俗史上的实物,人们要想认识一下历史和今天,又该多么困难?我真想向杨孟龄鞠上一躬。

杨孟龄引着我们看,他一件一件地抚摸过去,热烈地讲述他的研究,就像在向我们介绍他的儿女:“你们看这些茅店瓷器!辛弃疾的一首词里说,‘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茅店,就在我们光泽的华侨乡。北宋太平兴国年间光泽正式立县,瓷业应运而起,产品有青白、黑、青三种,你看这些瓷器的造型多俊秀,花纹多富丽!茅店瓷器当时还畅销东南亚各国嘞!1955年修鹰厦铁路的时候,人们才发现了这座窑场,面积有15000多平方米呢……”没想到,“杨孟龄民俗馆”还没打算收门票。但是民俗馆要维护,运作要维持,老杨一家生活下去,哪一样不要钱啊。杨孟龄的对策是:一是尽量压缩开销,二是自己坚持到县里一家外资企业去上班,“我这样可以把每年一万多元的收入全部投入办馆。”他的儿子和女婿一旁听到了,同声说:“还有我们嘛!”

他曾经严肃地对我说:“你知道,在我们中国,文物的破坏实在太厉害了!我一个人,又能够抢救多少?但是,民间的那种私人收藏其实也是一种破坏,是一种保护性的破坏,这样的例子也很多了!我要把我的收藏公开出来,为社会服务!”

我不能判定,杨孟龄的这一举动会不会是一种“模式”;但我可以肯定,能够这样做的杨孟龄,他的精神早已经化作了一座丰碑!

我吗,人微言轻,只能说些个普普通通的话:“杨孟龄民俗馆”首先是为今人服务的,首先是为今人的观念变革服务的。因为,如果承认“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果承认今天的中国人和昨天的中国人之间并没有一道鸿沟,承认我们其实是在昨天的基础上开始建设今天的,那么“重新全面地梳理我国固有的流行文化——民俗,去粗取精,除芜存真,则是凝聚民心,焕发精神,铸造国魂的一个有益步骤。”而要“重新全面地梳理”,一个必要而基本的前提是,对民俗(包括实物)的保护乃至保存。“无米之炊”怎么行?为了“今天”和“明天”,而必须保存住“有意味的昨天”。杨孟龄献家办馆的“意义”,首先就在这里了吧。你如果有机会到光泽,办完了公事,逛过了“深圳”,希望你也能走进那条小胡同,走进那扇小门,去看看那位奇人,去看看在这块土地上生活过的先人,再想想今天的自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