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泽网gz0599.cn
光泽网 网站首页 锦绣光泽 光泽文萃 查看内容

小城情怀

2016-10-24 15:26| 发布者: wuyiren| 查看: 1073| 评论: 0|原作者: 王建成

摘要: 我居住的县城,在闽北甚至福建都可以以小而称。有友人从远方来,半日不到就逛遍了县城,最后发出感慨:“小城,真小!” 这就是光泽县城,福建西北与赣交界的“省尾”小县。说它小,是县境小,只有2245平方公里,人 ...

我居住的县城,在闽北甚至福建都可以以小而称。有友人从远方来,半日不到就逛遍了县城,最后发出感慨:“小城,真小!”  

这就是光泽县城,福建西北与赣交界的“省尾”小县。说它小,是县境小,只有2245平方公里,人口只有15万。城区小,只有15平方公里,才三万多人。城区原来一条街到底,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纵横都才不到5里,骑自行车半个小时就到遍全城。难怪过去一直流传这样一句话:“小小光泽县,两家豆腐店,东关一吆喝,西关都听见。”真可谓名符其实。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过去街道路面是鹅卵石沏就,只有一辆汽车宽,两人下雨天平行打伞都不好走。两旁低矮陈旧的板壁土坯瓦顶平房一直向前延伸。直到八十年代末旧城改造拓街路面铺上了水泥,两旁矗立起高楼,人口似乎比过去多了许多,街市也热闹了点,才有了城市的味道。然而前街后巷,古厝老院,水门石桥,城沟老井,随处可见,依稀保留旧日的轮廓。  

小城虽小,但也不失动人绝美之处。据《光泽县志》记载,小城建县为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公元937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钟灵毓秀,人才辈出,人文景观令人瞩目。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就有人类居住,城北池湖出土的商周遗址经省文物专家考证为“把福建人类文明的历史推进了一千年”。宋代理学家朱熹的高足李方子为代表的“李氏七贤”人物,奠定了光泽“理学之邦”的地位。元朝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黄镇成,明朝三为御史的陈泰,清朝地理学家何秋涛的《朔方备乘》这本中俄边境方志,在历史的星空熠熠闪光,辉耀光泽小城。山头关的龚文焕、龚文炳、龚文辉兄弟“一门三进士”,被清嘉庆皇帝亲赐“辟五百年天荒,一彪独踞;冠十八省人杰,三凤齐飞”对联,而名闻天下。雄伟的乌君山、九龙峰依城边昂首峙立,千百年来如屏障护卫着古城小民。那县城边境四至的“九关十三隘”为八闽独有,其中最著名的杉关为福建的“瓯闽西户”。温婉的西溪北溪环绕着小城而过,日夜唱着动听的歌谣。两溪在城东汇流的回龙潭,溪回水转,表明了依依不舍之恋,老人说因为有这回龙潭光泽人不管走了多远,最终都会回到家乡来。那闻名内外的“九峰晴旭、乌洲渔唱、仙岗暮霭、七里春涛、君山霁雪、月庵钟鼓、云岩书灯、龙滩棹歌”的古八景,充满了诗情画意,让人感受后回味不已。山水环抱,绿林掩映,生态小城让今人心仪神动。  

生活在小城的人们,心态总是那样的平和。世世代代在这块古老而纯朴的土地上休养生息,享受小城这近似世外独有的安宁和恬静。你看,每天早晨天还未放亮,勤劳人的脚步就踏碎了小城人的晨梦,接着,上地劳作的笑喊声,叫卖的吆喝声,起炊的咣当声,狗咬鸡叫声,充斥了小城的上空,人们习惯地开始一天的忙碌。到夜幕垂下,远山如剪影象贴在城边上,对衬着小城夜景,显得柔和安谧,宁静致远,人的心态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家家灯火闪亮,让远离的人归至感到那么一种亲切和温馨。小城现代娱乐场所少,人们还是保留过去古老的娱乐风俗。夏日的夜晚最为有趣,街头石桥上坐满趁凉的人群,城边的老樟树下,围坐着许多人在听上了年纪的老人“讲古”。对着满天的星星,沐浴着阵阵凉爽的清风,享受夏日夜晚独有的舒适。小贩们不失时机地叫卖那著名的地方清凉小吃“仙草糕”。外面的城市早已听不到鸡鸣狗叫声,而小城却保留这乡间夜晚的氛围。此起彼伏,让你想起了躬耕一生最后饿死的祖父,头发斑白油灯下夜夜操劳的母亲,很遥远的孩童年代。小城生活了几十年,人走到街上,彼此都是熟悉。哪天谁不在,似乎就好象觉得少了什么。小城故事多,哪天发生什么事,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全城。哪家有什么情况,大家彼此都知道。谁家发生什么事,邻人都会相互帮忙。还有一起打糍粑、擂擂茶、烤花饼等,浓郁的小城风情,让人久久地沉浸在美好的人生感受中。  

五十年代中期,我那江苏淮安老家来福建当兵的父亲转业时,和母亲神差鬼使地一眼看中这不起眼的小城,于是义无反顾地拒绝了包括家乡在内所有地方的诱惑,在这里安下家来,生下了我们姐弟三人。时光似水,一晃四十多年过去,我们都到了中年。小城伴随了我们人生的童年、少年、青年、和今天的中年。因此我们和所有小城人一样对这块土地情有独钟,对这小城生活的氛围怀着无限美好的感情。当我今天出差在异地宽阔的大街上,心却向往小城的小巷;当我住在旅馆高高的楼房,却好似身在小城家中的板壁平房。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对过去的一切会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怀旧感。我常常在闲暇之余走到那城边残存的老墙下,坐在那儿时小巷矮屋门前的石板上,漫步在那小街砺亮的条石路面,抚摸老院旁那刻记沧桑岁月的老樟树,还有那盛满小城秩事的古井,那烟熏火燎的板壁,那古厝的雕砖瓮瓦,那窄窄的院落,一切一切,都会唤起我对过去亲切美好的回忆和对小城魂牵梦绕的怀想。也许每个人一生都有适合自己的地方,有人适应现代,有人适应豪华,而我却适合小城,虽然这只有原始般小镇的简陋和纯朴。  

沿着斑驳的历史,我拾起片片的记忆。小城,是我一生情感的维系,这里有我童年的憧憬,有我青年的初恋,有我中年的成就,更有我的理想、奋斗、希望……我的生命早已融进了小城历史。小城岁月的沧桑,充溢构满了我的人生。特别是2003年我那一生多舛、慈爱善良、让我终生对她愧疚的母亲最终也葬在这城南的青山上。她的大半生是在这里度过,一生的命运几乎是和小城联在一起,更成了我对小城绵绵不尽的牵挂。  

也许,今天的小城在应和时代的脚步,在人们的视线里一天天改变,但我却依然怀念那过去日子的小城。小城的阳光是那样和煦,温暖我的一生;小城的清风是那样怡人,让我欢欣永远。那对小城的挚爱,是我终生不变的情怀,哦,小城……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